24小時免費咨詢電話
400-8568-889
您的位置:首頁 > 整形資訊 > 美容美體 >

高二女生做隆鼻模特 免費整容時卻遭毀容自殺被救

發布時間:2019-05-29 09:46:03 來源:權美網

高二女生崔媛幾經抗爭,終于征得父母同意,照著自己偶像范冰冰的樣子做了整容手術,“小范冰冰”稱號在同學中間不脛而走后,她很是得意。但隨著年齡增長,崔媛的審美觀也發生變化,不再喜歡范冰冰,對自己的整容后的樣子也耿耿于懷。當她提出再次整容時遭到父母嚴厲反對,于是,苦于沒有經濟實力的崔媛選擇到美容院當志愿者做免費整容修復。那么,她能實現自己的愿望嗎?‘

 

幾經波折,高二女生整容成“小范冰冰”

崔媛出生于2000年,家住蘭州市區,父母是企業職工。她是家中獨女,從小能歌善舞,深受父母寵愛。崔媛的父母都是雙眼皮,可崔媛卻是單皮眼,媽媽安慰她:“沒關系,等你長大了做個雙眼皮就好了。”

2016年3月,高一下學期開學,崔媛發現同班好友如歡和另外兩個單眼皮女生都成了雙眼皮,她以為是貼了雙眼皮貼,還稱贊效果逼真。如歡笑著道出實情,崔媛才知道她們在假期做了整形手術。她驚訝地發現,新晉雙眼皮女生成了男生青睞的“紅人”。

崔媛郁悶地回到家,和媽媽聊起班上的女生,說:“看見她們得意張狂的樣子,我就想打人。”開明的媽媽安慰她:“高中的主要任務是學習,讓她們戀愛分心去,你考上了大學再談也不遲。”崔媛郁悶地說:“我可以不談,但必須有男生追我,不然顯得我多沒魅力。”

這個晚上,崔媛對著自拍照沉思良久后,對媽媽說:“我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了,如果我是雙眼皮就大不相同了,提前讓我做手術吧。”父母聽了哭笑不得,可是崔媛很認真,列舉了如歡和幾個韓國明星的例子,說她們從小就整容,都是整容后就改天換地,迎來人生新格局,“所以,美麗投資也得趁早”。但父母依舊堅決反對。

這時,一直在深圳工作的大姨一家回到蘭州發展。大姨比媽媽大4歲,但看著比媽媽年輕多了,只因大姨做過多次整容手術。有大姨現身說法,媽媽也對整容躍躍欲試。不久后,媽媽做了去眼袋和提眉手術。術后效果很好,她走在人群中,從原來的其貌不揚變成了熠熠生輝。作為旁觀者,崔媛再次見證了整容的魅力,同時,也讓她堅信整容其實很安全,網上的負面報道聳人聽聞。

借著媽媽整容成功的東風,崔媛再次提出去做雙眼皮手術。這次,媽媽同意了,大姨更鼓勵她說:“如果你期末考試能進前十,我就獎勵你暑假去整容。”崔媛非常高興,學習也有了動力。

2016年7月,崔媛拿著優異的成績單找大姨,提出要整成范冰冰那樣的眼睛和鼻子,大姨說話算話,出錢讓她去做了整容。

一周后,崔媛成功做了割雙眼皮和隆鼻手術。雖然手術有些疼痛,但都在可忍受范圍之內,最重要的是,自己提前實現了愿望,還是按照自己偶像的樣子整的,崔媛心花怒放。

審美變化,對自己的整容臉耿耿于懷

術后,崔媛果然變得更漂亮,她得意地告訴朋友和同學:“看出來沒,我可是照著范冰冰的樣子整的,像吧?”于是,崔媛的“小范冰冰”稱號在同學間不脛而走,讓她很是風光了一段時間。

一段時間內,崔媛的日子過得很開心。可是慢慢地,她的審美觀發生了變化。以前她喜歡的都是大眼睛雙眼皮的男明星,不知從何時起,她開始喜歡單眼皮男明星,如李易峰、黃軒、李榮浩、趙又廷……尤其瘋狂迷上劉昊然后,崔媛私下里把自己的照片和劉昊然的PS在一起,驀然發現,自己的大眼睛居然和劉昊然很不般配,偶像的小眼睛溫暖有神,而自己的大眼睛怎么看也有點傻大空。

于是,崔媛漸漸認為杏殼眼是老土的眼型,對偶像范冰冰也挑剔起來。崔媛開始后悔照著范冰冰的樣子整容,嫌自己的雙眼皮太寬。這個念頭產生后就不可遏制,崔媛對自己的整容行為后悔了!她和媽媽說了,媽媽以為是小孩子一時鬧脾氣,就勸她說:“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,人臉也不是泥捏的,說重塑就重塑,再說我看你的大眼睛明眸善睞,非常漂亮!”

高三時,崔媛喜歡上了同校同級的男孩陳瑞磊。但是戀愛沒多久,陳瑞磊得知了她“小范冰冰”稱號的由來,就說:“怎么能照著偶像的樣子整形呢,好愚蠢。”要是別人,崔媛早就翻臉了,可陳瑞磊這樣說,她只好訕訕地解釋:“那時我年紀小嘛,沒有自己的思考。”于是,這張臉更加成了崔媛的心病。

2018年6月高考結束后,崔媛再次向父母提出整容的要求,說她想把雙眼皮縮窄,鼻孔也要動一下,真的不想當“小范冰冰”了。父母有些惱火,堅決反對。聽她說不想被稱為“小范冰冰”時,媽媽又氣又無奈:“大家就那么一說,如果真的那么像,還不得有明星偵探找上門來啊,你真是想多了!”崔媛與父母僵持了很久,最后只好屈從。

這年9月,崔媛成了蘭州財經大學的大一住校生,而陳瑞磊考到了青島一所大學。開學不久,陳瑞磊以不想異地戀為由提出分手,崔媛卻覺得,他還是嫌棄自己的臉,對自己的整容手術更加耿耿于懷了。

免費整容失敗,低齡整容后患無窮

國慶假期,一名當過美容志愿者的閨蜜給她帶來消息:蘭州當地一家美容院在尋找隆鼻模特(用來給美容院新人練手,因而免費)。閨蜜說:“你不是想擺脫范冰冰的形象嗎?先整鼻子也是好的,以后再找機會整眼睛。”崔媛非常高興,但又擔心做不好,閨蜜說她都做過一次了,沒有問題,因為雖然是新人動手,但旁邊有專家指導,沒有風險。

崔媛還是不放心,又讓閨蜜了解這家美容院有沒有失敗的案例。很快,閨蜜反饋回來,說美容院做整容5年以來,只有一次做臉部線雕的時候,一側臉的線斷了,后來給客戶做了修復,顧客也比較滿意,除此以外,再沒出過什么問題。崔媛想了想,身邊做整容的人很多,大家都沒什么問題,看來整容失敗確實是小概率事件,自己不會碰上。更重要的是,她太想擺脫“小范冰冰”這個稱號了,而且又能省去昂貴的隆鼻費用,真是一舉兩得。

于是,崔媛在閨蜜的陪伴下報了名,被順利簽約錄用后按美容院的要求簽了一份協議。崔媛大概看了下協議,其中有幾條風險提示,她又有些擔心。美容院工作人員告訴她,這是例行手續,大家都這么簽,就跟醫院手術流程一樣,肯定會說得比較嚴重,其實都沒什么事。閨蜜說她當時也是嚇了一跳,“但你看看我,啥事沒有”。崔媛就不再顧慮,痛快地簽了字。

為了實現容貌的悄悄改變,崔媛向學校請假,搬出學校住進了出租屋,打算手術恢復后再回學校。

10月2日,崔媛做了隆鼻手術。手術是做了,效果卻不理想,一周后鼻頭仍有發紅,而且兩個鼻孔大小也不一樣。崔媛問美容師,被告知還在恢復中,需耐心等待。崔媛只得在焦急中等待恢復,可一個多月后,情況仍無改善,而且鼻子很不舒服。她用粉底液遮蓋還是有些發紅,和整個白皙的面部相比特別明顯,以至于老有人問她是不是剛去了西藏。崔媛郁悶之極,不愿意見人。

崔媛知道自己的隆鼻手術肯定出了問題。于是,從小到大都不愿意和別人起摩擦的崔媛,只好硬著頭皮多次去找美容院交涉。院方先是百般推脫,后來答應為她修復,但聲明不一定能保證效果,還說因為她早期做過隆鼻,身體尚在發育,所以填充材料與鼻子的組織細胞的融合不是很穩定。崔媛很惱火,院方分明在找理由,她是青春期做了隆鼻,可那次手術很成功。同時,她又很崩潰,就這種水平,自己還敢再讓他們做嗎?一番考慮后,崔媛要求美容院補償一筆錢,她好去正規的大醫院去修復,卻遭到拒絕。

12月底,焦慮不安的崔媛又一次找到美容院,這次美容院的態度徹底變了,說她是做模特給美容師練手的,本就不是正常顧客,自己應該考慮到其中風險。他們還拿出了當時雙方簽下的協議,上面確有“因不可預見性問題導致的風險自負”一條,明確表示美容院不會賠償。由于手上沒有協議書,崔媛提出復印一份。做手術前,她提出要一份協議書,但美容院方面說:“你又不用付費,手上不需要資料,這是我們自己存檔用的。”閨蜜說她也沒要,崔媛也就沒再堅持,自己不花錢還那么多事,沒有底氣。如今,對崔媛的要求,美容院置之不理,她也無計可施。

崔媛悔恨交加,自己真是愚蠢,撿小便宜吃大虧。早知現在,當初寧可不做手術也不能不堅持原則啊!如今她手上沒有任何文字性的東西,想告這家美容院都無從下手。

那段日子,崔媛在痛苦無助中煎熬著,她無法起訴美容院,又拿不出錢去大醫院修復,更不敢告訴父母。

崔媛只好一遍遍向閨蜜哭訴,閨蜜一臉歉疚,但也愛莫能助。與美容院交涉失敗后,崔媛對閨蜜也產生了埋怨,閨蜜也煩了:“我是好心辦壞事,但我不是逼著你做的,你怪我也沒用。”從此閨蜜不再接她的電話,還把她拉入黑名單,崔媛傷心至極。

崔媛不知道該怎么辦,連課也無心去上,生怕同學問起她的鼻子,就是走在街上也忐忑不安,總敏感地認為別人在看自己的鼻子,且眼神怪異。她更不敢照鏡子,一看到那破了相的鼻子就心如刀絞!自責痛苦后悔,各種情緒在心底交織,崔媛終于扛不下去了……

2019年元月初,學校期末考試后,同學陸續回家,父母也催崔媛早點回家。之前她一直以復習忙為由,周末也沒回去,可現在借口沒有了,怎么和父母說呢。她實在沒有勇氣面對父母。

元月10日,崔媛在出租屋內服了地芬尼多(一種暈車藥)自殺,并留下紙條:不作就不會死,我好后悔啊!幸虧,她的異樣被室友發現,她被及時送到醫院搶救,才撿回了一條命。

崔媛醒來,看到床邊一臉焦急的父母,不禁放聲大哭。崔媛父母后悔沒有和女兒深入溝通,低估了她再次整容的強烈心理,也后悔沒有和女兒建立親密的關系,讓女兒無助時沒能向自己求助。他們向女兒道歉,而崔媛也因為父母的理解和寬容放下了思想包袱,不再想著自殺。經歷患難,崔媛和父母的關系又親密起來。

如今,崔媛的父母已經聘請了律師,希望用法律武器為崔媛維權。

在當下中國,低齡化整容現象越來越嚴重,這既是社會過度強調顏值,普遍性審美焦慮所致,同時也有父母親屬人為的推波助瀾。而低齡整容的孩子,因審美觀尚未定型而容易反復整容,且身體沒有發育成熟,更易帶來未知的傷害。崔媛的故事值得大家警醒。

推薦閱讀

服務熱線

400-8568-889

整形項目

整形優惠

整形醫院

整形醫生

微信服務號

福建快三走势一牛